1. <blockquote id='aefdcb'></blockquote><dt id='aefdcb'></dt><center id='aefdcb'></center><thead id='aefdcb'></thead><fieldset id='aefdcb'></fieldset><thead id='aefdcb'></thead><pre id='aefdcb'></pre><label id='aefdcb'></label><tfoot id='aefdcb'></tfoot><tt id='aefdcb'></tt>

                    1. "世界锑都"塌陷区留守者:安置房价上涨 补助没变社会

                      2018-05-25????来源:网络????编辑:新闻在线
                      原标题:“世界锑都”塌陷区的留守者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批批城市因矿而兴,又因矿而衰。矿藏被采空,大地开裂,房屋塌陷;矿渣堆成山,井水被污染,林木枯萎;

                        原标题:“世界锑都”塌陷区的留守者

                      "世界锑都"塌陷区留守者:安置房价上涨 补助没变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批批城市因矿而兴,又因矿而衰。矿藏被采空,大地开裂,房屋塌陷;矿渣堆成山,井水被污染,林木枯萎;曾经青壮年人云集的矿区,如今只剩老人留守。

                      城市因过度依赖资源,在资源枯竭后深陷困境。枯竭后的矿区暴露出的环境恶化、经济衰退、贫困人口增多等问题,被人们称为“资源的诅咒”。

                      2008年起,国家分三批把69个城市(县、区)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支持它们转型发展探索新路。今年4月,由过去的国土资源部等多部门整合组建的自然资源部正式挂牌,“大国土”时代的开启,将资源的开发与保护升级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

                      北青深一度记者历时3个月,走访湖南冷水江等4座资源枯竭城市,深入观察并记录下矿区兴衰对当地群众命运及生活的影响,以及当地正在经历的变革与转型。

                      冷水江锡矿山被称为“世界锑都”,在锡矿山南矿地区,几名升井后的矿工走在巷道内

                      冷水江锡矿山被称为“世界锑都”,在锡矿山南矿地区,几名升井后的矿工走在巷道内

                      搬还是不搬,对“世界锑都”湖南冷水江锡矿山宝大兴塌陷核心区居民——开超市、杂货铺的小贩,或靠打零工低保度日的无业者来说,都是问题。

                      搬,无论自买商品房还是安置房,都需要钱,拮据者只能望而却步。安置房虽价廉,但有限制,在塌陷区有一处房产,只能买一套约120㎡的安置房。那些在塌陷区十几人共居一处房产的大家庭也只好放弃。

                      不搬,则意味着随时面临因地下采空导致的塌陷威胁。在日渐萧条的矿区,守着冷清的店铺度日。

                      据冷水江搬迁避让办数据,宝大兴地区共有11676人急需搬迁。最先安置的是塌陷核心区的居民,其中704户已经搬迁,还剩百余户留守?:诵那?,还有2278户暂未搬迁,仍有待项目及资金支持。

                      陈列于锡矿山展览馆中的锑矿原矿,锑矿是阻燃剂和合金材料的重要原料

                      陈列于锡矿山展览馆中的锑矿原矿,锑矿是阻燃剂和合金材料的重要原料

                        “反正我们这是要沉的”

                        75岁的锡矿山长龙界居民段绍永,是留在塌陷核心区的百余户居民之一。

                        一到雨天,他就要拿十几个脸盆和桶,摆在长龙界街他那套水泥房的二楼各间地板和床板上,接住不断从屋顶裂缝侵入的雨水。时间长了,卧室墙上和屋顶都长出了青苔。

                        相较塌陷,漏雨在长龙界只算是“正常现象”。2012年,距段家不出百米的一家超市突然整体坍塌,幸无人员伤亡。一年后,与长龙界街相通的陶塘居委会居民邓迪元家屋外一夜间陷出了一处台球桌大小的洞,洞口蔓延至邓宅地基,黑乎乎深不见底。也是在某天夜里,邓迪元家对面的房屋突然沉陷,房主想要逃生却拉不开变形的房门,多亏邻居施救才得脱险。

                        走在长龙界紧邻的陶塘街,两侧黄土地突有一段被抹着水泥,一旁有牌警示“此处塌陷”。陶塘居民曾解珍回忆,这本是一处砖房,前些年下陷成坑。8轮的大货车拉来10车废石才把坑填平,后来再次下陷,再填再沉,索性用水泥封死。

                        “反正我们这儿是要沉的。”曾解珍感慨。

                        塌陷区所处的锡矿山位于冷水江市北,号称“世界锑都”。作为阻燃剂和合金材料的重要原料,锑矿在当地储量世界居首。明末时,古人将山中发现的银色石块误认为锡,故名锡矿山。直至清末才知是锑矿。1897年锡矿山设矿开采,至今已有121年。

                        湖南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指出,宝大兴地区(锡矿山地名,涉及当地多个居委会、村)因史上过度无序开采,形成了不计其数的采空区,主要集中于锡矿山长龙界和陶塘居委会。

                        深一度(ID:bqshenyidu)记者获得的一份宝大兴地区安全隐患报告中,也援引湖南省工程勘察院的考察数据对当地采空状况有所描述——“宝大兴采空区顶板距地标最薄处仅0.6-0.8米岩层,该区1.4平方公里内大多地方属地质灾害危险地段。”

                      王学帮是仍在长龙界街开店的当地人,他经营的超市日流水已从曾经的两三千降至两三百元

                      王学帮是仍在长龙界街开店的当地人,他经营的超市日流水已从曾经的两三千降至两三百元

                        “稍有点钱的都移走了”

                        锡矿山街道办一份函件显示,宝大兴地面塌陷系上百年采矿造成,属历史遗留问题。塌陷核心区,位于长龙界、陶塘和光荣居委会之内。

                        为安置上述三居委会居民,冷水江出台方案,在城东新建了有888套单元房的安置小区,户型大致分100㎡和120㎡两种。

                        老段想搬却搬不走。

                        买900多元/㎡的安置房,对月退休金3400元的段绍选本不算难。搬离旧屋,买安置房他还能获得约7万元的折价。但他同样居于塌陷区的儿女也需搬迁,在给孩子们各借了一笔钱后,老段没钱了,便和老伴留在了塌陷区。

                        无力搬迁的还有老段的街坊吴金莲。她靠在自家一楼卖衣物、鞋垫为生。3月31日当天,她营业额为零。此前一天,仅收20元。

                        54岁的吴金莲也想过搬走,可一听买房加装修至少要20万,旧房也只能折价2万多元,她放弃了。她丈夫前年去世,家里还有一个在外打工的儿子和一个23岁待业的女儿。因为生意惨淡,她一直不敢进货,也就更没生意。

                        惨淡经营的不只是吴金莲。唐连文在长龙界开了10年肉铺,现在每天能卖半头猪,销量不足过去的四分之一。卖烟酒的杨真佳索性只给店铺留一盏小门,在屋里睡起了午觉,因为每天卖一包烟或一瓶酒的生意实在无聊。蔬果店老板刘果园也仰在椅子上酣睡,因为街巷已少有客流,用不着担心蔬果被偷。

                        自2010年启动搬迁以来,当地人大批外迁。长龙界——陶塘一线约1公里,宽2米的狭巷里,熙攘的人群和林立的商铺已不复存在,仅剩二、三十家店铺还在坚守。窄巷两侧,有些房屋仅框架残存,有些被水泥柱勉强撑住以防倾倒,更多的墙壁被白色的油漆圈上了一个“拆”字。半晌,才有拄拐的老人或去麻将摊消遣的中年人走过。待他们消失,狭巷又冷清如初。

                        “稍有点钱的都移走了。”吴金莲慨叹。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