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lockquote id='aefdcb'></blockquote><dt id='aefdcb'></dt><center id='aefdcb'></center><thead id='aefdcb'></thead><fieldset id='aefdcb'></fieldset><thead id='aefdcb'></thead><pre id='aefdcb'></pre><label id='aefdcb'></label><tfoot id='aefdcb'></tfoot><tt id='aefdcb'></tt>

                    1. 王凤雅家属公布善款花销 医生:去年已判为中晚期社会

                      2018-05-25????来源:网络????编辑:新闻在线
                      来源:红星新闻原标题:“用患癌幼女诈捐事件”家属公布善款花销,会诊医生:去年11月已判断为中晚期连日来,“河南太康县父母被指诈捐致使患癌女童死亡”事件继

                        原标题:“用患癌幼女诈捐事件”家属公布善款花销,会诊医生: 去年11月已判断为中晚期

                        连日来,“河南太康县父母被指诈捐致使患癌女童死亡”事件继续发酵?:煨切挛抛蛉湛ⅰ队媒憬阏┚?5万治弟弟的?。挎倘换?:弟弟的病是我们给钱》一文,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向记者证实,网传“父母挪用网友捐款为儿子治唇腭裂”说法,真实情况为,2017年4月,该院免费为该男童进行唇腭裂手术。

                      ▲雅雅和妈妈。

                      ▲雅雅和妈妈。

                        有舆论根据女童母亲朋友圈内容,质疑“女童雅雅去年11月确诊患癌后,其母去年12月带儿子前往北京治疗唇腭裂”。今日(5月25日)上午,雅雅爷爷对红星新闻记者称,其孙飞飞自去年4月完成手术后,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嘱咐家属每两个月回院复查一次,“12月那次,是第四次复查,复查也都是免费的。”

                        25日上午,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科长张磊落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经警方调查,确认女童家属通过水滴筹获取善款35689元,通过网友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直播打赏获取善款2949元,共计38638元。

                        “(捐款)怎么花,就是在医院的开支、路上的路费和住宿、给孩子买一些生活用品、玩具之类的,花出一部分、没有花完。”张磊落介绍,没有花完的数额,家属说不准确,警方和当地村镇干部已多次和家属沟通,要求家属“一定要把花出去的数额说准确,一定要给社会一个交代,剩余的钱一定要退还。”

                        张磊落进一步说道,为女童看病具体花费金额,家属只有部分票据,提供不出每一笔开销的单据,“比如去一些小的诊所、药店,食宿交通费、孩子奶粉玩具,没有落实票据,具体金额不详,只有一些大的医院查到一些,目前可以通过票据认定的,大概有几千块钱。”

                        “这个事件构不成案件,警方其实没有太多发言权。”张磊落表示,(举报者)称“诈骗”、“虐待女童”,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警方也没有了解到家属涉嫌犯罪的证据,因此未予立案。

                        雅雅爷爷称,自去年年底发现雅雅患癌以来,家属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有效网络募捐、接收爱心人士微信红包、在火山小视频直播赚取打赏三种方式,共获得善款38638元,共支出女童医药费用、生活费用、寻医差旅费用、丧葬费用37773元,剩余865元,“准备交由政府处理。”

                        此外,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陈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11月,医院的多位眼科专家对雅雅进行会诊,当时因为(雅雅)肿瘤都在眼球内了,判断当时雅雅的病情处于中晚期。

                        红星对话雅雅会诊医师

                        去年11月专家会诊,判断肿瘤是中晚期

                        陈悦,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据雅雅家属出示的诊断证明书,2017年11月9日,雅雅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一门诊初步诊断为双侧眼球内母细胞瘤,处理意见为“住院进一步检查,必要时化疗”。

                        随后数天,该院对雅雅进行专家会诊。陈悦医师主持了该次会诊。5月25日下午,陈悦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红星新闻:雅雅去年11月在郑大一附院的诊断情况是怎样的?

                        陈悦:女孩的首诊是我们医院一个主治大夫进行的,首诊就怀疑她是视网膜母细胞瘤,建议眼科专家会诊。我是在专家会诊那个地方见到她本人和她家属的。

                        我们几个专家,我主持这次专家会诊。大家讨论,视网膜母细胞瘤可能性非常大,建议她住院做化疗,或者是放疗,或者是进一步手术摘除瘤体,建议她做病理检查,以明确诊断,因为她这个眼已经没有功能了,(做病理检查的话)还可以明确了解她(病情)的分期,是不是向颅内转移了。当时已经告知了家属这些情况。

                        红星新闻:家属对专家会诊意见如何反应?

                        陈悦:后来家属就没来我这儿了。雅雅是我们门诊的病人,门诊病历比较简单,病历记录、发病情况等信息,都不是特别详细。

                        红星新闻:家属的说法是,听说要化疗后,询问医生,得知化疗也不一定能保住孩子的命,所以后来选择了保守治疗?

                        陈悦:我们当时是说了,要进一步检查,根据检查结果来确定化疗方案。从医生的角度,只是(跟家属)说你这个病需要赶快采取措施治疗了;也和家属说了,化疗也不确定能不能保命,谁都不能保证,只能是来医院住了、治疗了,才能一步一步地跟你说。但家属没有按照医生说的住院、检查,家属后来就没来做过检查。

                      ▲雅雅在郑大一附院的诊断证明。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雅雅在郑大一附院的诊断证明。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对雅雅进行会诊后,您判断她的病情处于哪一个分期?如果当时采取化疗的话,治愈的希望有多大?

                        陈悦:这个就不好说,有些人对化疗药物敏感,她可能就会生存下来,也可能就不敏感,病变就进一步加重。她当时(瘤体)有往颅内转移的可能,她都没来进行进一步检查,我一直强调,要住院进行进一步检查。

                        当时因为(雅雅)肿瘤都在眼球内了,我们判断,当时处于中晚期了,只能这样说。明确的话,需要进一步住院才能进行分期判断,但确实不是初期。

                        红星对话雅雅爷爷

                        “有票据的、没票据的,一共花了37337元”

                        红星新闻:雅雅自去年生病以来,具体的筹款过程怎么进行?

                        雅雅爷爷:家属去年11月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筹到了12373元,今年3月发起第二次筹款,金额23316元。剩余的金额来自于微信红包、火山小视频网友打赏。全部加起来是38638元。

                        红星新闻:从发现雅雅生病后,到雅雅今年5月去世,一共花了多少钱,怎么花的?

                        雅雅爷爷:票据我们已经提供给公安机关了;有票据的、没票据的,一共花了37337元,没有票据那些是家人凭回忆整理的。

                        在我们村诊所,花了1910元;太康县人民医院,给孩子买药2000多元;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期间买眼药等药费,840多元;在太康县人民医院、张集镇卫生院、郑大一附院多次拍片子,费用共计3000多元;多次来往家、张集镇、太康县、郑州用的救护车费用,花了1400多元;

                      1
                      3